第二章     道武門何宗

林俊翰換上了便服,想了想,便一起把那兩把怪異的刀配在身上,鎖上門後,便跨上朋友出錢買的機車出發了。林俊翰騎著機車到了市區中的一棟大樓,只見那漆成白色的大樓上面有著道武門何宗的五個黑色大字,守們的一見到林俊翰身上配的刀便大叱「什麼人?幹什麼的?」林俊翰懶洋洋的答了一聲「我是昌猛和昌勇的朋友。」「找兩位小少爺?怎麼會找到這兒來」看守門的一臉懷疑,林俊翰不禁怒火翻騰了起來,這時,兩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迅速的從建築物中衝了出來,邊跑還邊喊「小俊!快過來我們這邊!」卻是何昌猛和何昌勇兩人從監視器中得知林俊翰到來,怕守們的誤事,便急忙的趕出來。「小俊!我告訴你,這位是喜伯,是我們這兒的警衛」何昌勇見兩人的臉色不好,好像連傢伙都要搬出來了,趕緊打圓場「喜伯!這就是今天新進的人裡面的其中一位,以後大家都是自己人了」

「原來都是自己人阿!小子!抱歉,我失禮了。」喜伯說「少年仔!我們何宗的武器是短劍!並不室你那種喔!

「喜伯!他和我們一樣要走專修的路啦」何昌猛說「這樣我們組的人數才會變多」

「又是專修喔!專修有啥好的」喜伯問到「像這樣只能使用外炁或內炁其中一種,遇到妖怪會吃虧啦!少年仔,真的要選兼修喔」

「喜伯!這些是我爸因該會為我們打算」何昌勇說「走吧!我們快進去!大家都在等了」

說完兩人便領著林俊翰進入大樓,進入了電梯

「通常我們都是在地下室完成入宗翰變體」何昌勇說「這樣可以預防變故」

 

出了電梯後,連前便是一座大廳,大廳中做了三位長者,正中央做了五十餘歲有點年紀,一位身穿青色長袍,髮線往後退,露出一大片光亮額頭的長者,明亮的眼神和堅毅的下巴,看起來不是很好說話的人

「小俊!那就是我爸爸,也就是合宗的宗長」何昌勇說「等等你說話要小心些,我爸可是宗派裡數一數二的高手」

「對阿!而且脾氣也不怎麼好」和昌猛吐舌說「小心不要惹火他,我們得去集合了」

 

 

「林俊翰!請上前來」為首的長者說「我是何昌南,我們屬道武門何宗,今日我等將協助你變體,賦予你除妖的能力,而我等希望你成為專修派的戰力,所以今日將由昌勇小隊幫助你變體」

「林俊翰!請你到場中央坐下」何昌勇旁的一位女子站起來說「你好,我叫蘇晴,我是昌勇小隊的副隊長,今日由我協助你變體」

 

 

蘇晴在林俊翰手上抹上某種不知名的藥物,並要他自己抹勻,接著拿起身旁的大銀罐,往林俊翰掌心到去。

 

只見一大攤銀色物質濃稠而緩慢的流出,蘇晴手持匕首虛引,一股炁息泛出,讓那大片銀色物質貼著林俊翰的手掌,那大片銀色物質卻迅速的向內部滲入,很快的便全部滲入

 

 

「疑?怎麼可能?」蘇晴瞪大眼睛說「我都還沒施術耶」

「這是?爸爸.....不對!宗長!」何昌勇問「他甚至沒有進入無智狀態」

「嗯!但還是不可不防」長者說道「老二!老三!由我們擺出三角陣!蘇晴繼續!

 

另外兩名坐著的長者聞言後站起,三人分站一角,取出合宗式短劍,眾人也拿起了武器,指著場中央

 

只見蘇晴透出炁息,壟罩住林俊翰全身,接著那股炁息似乎組織成特殊的形式,在林俊翰體外不斷地震盪。

 

而林俊翰身上卻開始浮現出如刺青般的花紋,同時眼睛也由黑慢慢轉為虎珀色

 

「大哥!他......失敗了?」其中一名長者問「還是他是那種人?」

「不能斷言!不過,得把他打回原形」何昌南說「我們得等他型變,看情況再動手」

「宗長!他的炁至少還不到一半」蘇晴說「怎會這樣?是本身就能容下大量的炁嗎?」

 

只見隨著時間的增加,林俊翰體能炁增加的同時,林俊翰身上除了那刺青般的花紋外,背部也出現了一個像是龜殼的硬物

 

何昌南大喝一聲,另外兩名長者和何昌南一起行動,三人同時泛出外炁,卻同時打空,只見林俊翰以詭異的速度移動著,一邊逼近何昌南,何昌南臉一沉,瞬間欺近林俊翰,同時手掌往林俊翰後腦一抹,遭到何昌南內炁一震,身子馬上軟下,昏了過去,背部的硬物和花紋也慢慢恢復成原來的樣子

 

「昌勇,把你朋友帶去休息,恢復後告訴他宗派歷史和戒律」何昌南說「他成功了,日後就在你隊上修煉,等他練成了密傳法門,就可領隊成為第三專修隊了」

「是!宗長」何昌勇說「阿猛!過來幫我抬他去休息」

「其他人各自去休息」何昌南說「今日的宗派聚會到此結束」

 

等眾人散去後,何昌南領著另外兩名長者進入了大聽後的房間,只見房間內已做了三位男子,本來正在低聲討論著,見何昌南等人進入,便停止討論

「怎樣?阿炫!是他嗎?」何昌南問其中一名男子「不過他好像沒有想像中難搞」

「因該是他了,只有他會露出那副嘴臉」被稱做阿炫的男子開口「他跟你們還不熟,所以講會還帶點禮貌,等日後熟了可就不一樣了」

「小南!我兒子就拜託你了」阿炫說「他常跟別人起衝突,日後得請你多關照了」

「恩!日後他修練有成,我會讓他帶隊離開何宗的」何昌南說「必境他還是得算林家的血脈,記得幫我和高岡那老頭問好」

 

說完後,阿炫便跟著另外兩名男子離開了房間,一等他們離開,另外一名長者馬上問「大哥!剛收的那人和鐵德他們有關係嗎?」

「他可是鐵德的親戚」何昌南說「要是動了他,以後在南部可就完了」

「那這樣我們的妖質不是就白白浪費了」長者問「他以後也是回日本找高岡宗長吧」

「嗯!不過南部歸鐵德管,我們還想在南部發展的話,不能得罪他」何昌南說「走吧!我們得去機場了,這次一定得找出白澤圖真跡」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哈!

又完成了一篇

這篇跟上一篇比起來,少了一點

因為時間比較敢咩〈汗〉

下一篇我會盡早趕好的

其實每次打到一般資料都會不見

只好重打啦

下一次我會記得存檔的

因為是重打

所以有一些部份就沒加以修飾了

抱歉啦!!

下一張一定會改進的

 

請耐心的等待下一集吧!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魑魅魍魎 的頭像
魑魅魍魎

魃&魆 雙性戀的窩

魑魅魍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